波音737 Max軟件出自時薪9美元的外包工程師之手

時間:2019年06月29日 08:18:25 中財網

  波音公司737 Max危機的核心依然是一個迷:一家以設計嚴謹而聞名的公司如何會在軟件上犯了看起來很低級的錯誤,從而導致兩次傷亡慘重的墜機事故。 波音資深工程師透露,一定程度上這是由于波音將工作外包給了薪資較低的承包商。

  在Max軟件開發期間,波音公司一方面裁減有經驗的工程師,另一方面逼迫供應商降低成本。 這家標志性的美國飛機制造商越來越多地依靠時薪低至9美元的臨時工去開發和測試軟件,通常來自航空背景不強的國家——尤其是印度。

  波音前軟件工程師馬克-拉賓(Mark Rabin)說,在西雅圖波音園區不遠的辦公樓里,印度軟件開發商HCL Technologies Ltd.雇傭的應屆畢業生占據了幾排桌子。

  HCL的編程工程師通常根據波音公司制定的規范進行設計。不過Rabin表示,“這是有爭議的,因為它的效率遠遠低于波音工程師自己編寫代碼。”他回憶說,經常因為代碼不正確而呈交退還很多次。

  波音對印度公司的培育似乎帶來了其它紅利。近年來,它贏得了幾筆印度軍用和商用飛機的訂單,例如2017年1月SpiceJet Ltd.的220億美元訂單。該訂單包括100架737-Max 8飛機,是波音在這個以空中客車為主的國家拿到的有史以來最大訂單。

  根據社交媒體上發布的簡歷,HCL的工程師幫助開發和測試了Max的飛行顯示軟件,而另一家印度公司Cyient Ltd.的員工負責飛行測試設備的軟件開發。

  在一篇簡歷中,一名HCL員工簡要介紹了他的職責,提到了現在臭名昭著的Max機型。這款機型2016年1月開始進行試飛。這位員工介紹說:“提供快速變通方案來解決生產問題,不延誤737-Max的試飛(每次試飛延誤都會讓波音損失巨大)。”

  波音表示,該公司的機動特性增強系統(MCAS)并未依賴HCL和Cyient的工程師。該系統與去年10月獅航空難和今年3月埃航空難有關。這家總部位于芝加哥的這家飛機制造商還表示,墜機后發現的另一個問題軟件也不是依賴這兩家公司:多數買家購買的飛機中,駕駛艙警告燈不工作。

  “波音公司擁有數十年與世界各地供應商/合作伙伴共事的經驗,”波音發言人說。“我們最關注的是始終確保我們的產品和服務安全可靠,質量最高,并符合所有適用法規。”

  HCL在一份聲明中稱,其與波音公司有著長期穩固的業務關系,但不評論具體工作;HCL與737 Max的任何現有問題無關。

  波音8年前開始研發Max,以與競爭對手空客SE相抗衡。Max項目的工程師抱怨稱,管理人員施加壓力,要求限制可能帶來額外時間或成本的變化。

  “波音做了各種各樣的、一切你能想象到的事情來降低成本,”2017年被解雇的前波音飛行控制工程師里克-路德克(Rick Ludtke)說。

  2015年被解雇的前波音軟件工程師拉賓回憶說,一位經理在一次全體會議上說,波音不需要高級工程師,因為它的產品已經成熟。拉賓說,“我很震驚,在一個幾百名高級工程師的房間里,我們被告知波音不需要我們。”

  典型的噴氣式飛機有數百萬個部件和數百萬行代碼,波音長期以來將大部分工作交給遵循其詳細設計藍圖的供應商。

  從2004年推出的787 Dreamliner開始,該公司試圖通過提供高規范然后要求供應商自行設計更多零部件,來提高利潤。他們的想法是“他們是專家,你看,他們會為我們處理所有這些事情,”波音公司前飛行控制軟件工程師弗蘭克-麥考密克(Frank McCormick)說,“這簡直是無稽之談。”

  銷售是將工作送往海外的另一個原因。作為2005年印度航空公司110億美元訂單的交換,波音公司承諾向印度公司投資17億美元。這對HCL和Cyient等印度軟件開發商來說是件好事。Cyient的工程師廣泛應用于計算機服務行業,但在航空航天領域并不是很擅長。

  除了支持銷售,波音稱,全球設計團隊在晝夜不停的工作中提高了效率。但長期以來,外包一直是波音一些工程師的痛處。這些工程師除了擔心失業外,還表示外包導致了溝通問題和失誤。(新.浪)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山西快乐10分前三遗漏